霜飒

另一个号【双影】
ghostingshimada.lofter.com
两个号切来切去地怪麻烦的,以后主要用那个号了

 
   

【赤安】 被打扰的梦

楔子:梦到正要跟爱人做爱时被吵醒然后发现是爱人回来了?

Ⅱ.

  降谷零在街道闲逛……

  前方似乎发生了事件,降谷走近去看时,发现赤井秀一和江户川柯南恰巧也在。

  小柯跑前跑后,很认真地在查案子;赤井与降谷搂搂抱抱,很专注地在搅基。

  降谷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赤井了,他看起来好像瘦了些。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,降谷趁赤井不注意时欲一把将他抱起来,以估测他的体重,就像赤井有时候会对他做的那样。
  然而结果是,他不仅失败了,还反被赤井以左手单手抱起。然后赤井又使坏地用右手兜住降谷的屁股,让他掉不下去。
  降谷挣脱不了,双腿垂在赤井的腿侧,落不到实处,让他很没有安全感,只得紧紧环住赤井的脖子,尽量降低难受度。其实只要他抬起腿环住赤井的腰就能以舒服的体位挂在赤井身上的,就像在家里那样,可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。
  “赤井秀一,你干什么啊?快放我下来!”
  “我还没问你刚刚在干什么呢,零?”
  “我…我看你像是瘦了些,就是想试试估计一下你的体重而已。”
  “哦?”
  赤井还是没有要把降谷放下来的意思,而周围已经有吃瓜(划掉)群众看向这边了,甚至有人在窃窃私语“那对情侣好恩爱啊”之类的,这让降谷很不好意思。
  “赤井,你在外面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,你放我下来,回家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?”
  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吃你就好了。”
  “好好好,那你先放我下来,咱们回家再做行吗?”
  “行是行,不过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  “赤… 秀…秀一。”
  “大点声。”
  围观者越来越多了,连原本专心查案的小柯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,降谷在内心嘶吼:“赤井秀一,我要杀了你!”
  可嘴上却得温柔地说:“秀一,秀一,放我下来啦,大家都在看我们,而且这个姿势让我很不好受。”
  赤井本来还想再逗逗降谷的,可听到降谷说不好受,就放过他了。
  降谷终于踩到了实地,站稳后冲着赤井的脸颊就是一拳,但是被赤井轻松接住。
  降谷悻悻地收回了拳头,不再理他。

  当赤井与降谷携手离开之时,夜幕早已降临,行道树上缠绕的彩灯闪烁着缤纷的光芒。
  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朵不知从何而来的花,赤井手里的是红玫瑰,降谷手里的是白蔷薇。
  广场地灯柔和的光线从地面投射上来,照亮了对方从前未曾见过的不一样的美丽,赤井和降谷默契地停下脚步欣赏着对方,默契地一齐伸出手将手里的花朵递给对方,又默契地互相接过。降谷把红玫瑰插在赤井的胸前口袋,赤井则将白蔷薇别在降谷的耳后。
  赤井和降谷深情对视着,降谷眉眼弯弯,笑得很开心。零真是太好看了,赤井心想。
  赤井的手一直停留在降谷的耳侧,一动不动,这让降谷有点尴尬。他往赤井手的方向偏了一下头,赤井才终于回过神来,摸了摸他的耳廓,又捏了捏他的耳垂,然后移动到他的脸颊,揉了揉他的脸。
  赤井看起来就像是在把玩一件物品,这样想着的降谷不免有些生气,虽然更多的是觉得好笑,但他没有笑,而是瞪着赤井,还有不自觉的嘟嘴。可赤井却无视了他生气的眼神,倒是停止了揉他的脸,转而用大拇指按压降谷的嘴唇。
  赤井的举动令降谷讶异得不自觉微微张开了嘴,殊不知他这个样子在赤井看来有多么诱人。赤井顾不得周围异样的目光,俯身吻住了降谷,灵巧的舌挤进降谷的唇缝,伸入降谷的齿间,直至探寻到降谷柔软的舌。
  口欲还未得到满足,别的欲火却已开始燃烧。
  赤井揽着降谷的腰让他尽可能的贴近自己,于是降谷知道他也想要了。

  已经等不及回到家了,车里又不尽兴,于是两人就近找了一家情侣旅馆。
  昏暗的灯光,狭小的空间,铁艺的床架,囚禁play的感觉。不过这两个人目前对那些都没有兴致,看起来都已经等不及了的样子。
  降谷乖乖地坐在床边等着赤井,而赤井也毫不客气地向着降谷扑来——

Ⅰ.

  “嘭!”

  是关门的声音。卧室的门有点坏了,关门时总是不可控制的很大声。
  降谷零在这里住了很久了,卧室门一直都好好的,都怪那个FBI,每次回日本都跟发情的公狗一样。可明明急不可耐,有时却又喜欢换花样。那一次就是,非要把他摁在门上操,好像也没有多大动作吧,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之后门就坏了。
  赤井说过好几次“等我回去了你就让人来修修吧,不然的话,我有时候深夜回来会吵到你”,每一次降谷都说“好啊,不过之前太忙忘记了”。可其实降谷根本就没有要修好它的打算,因为这样的话,赤井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就能立即知道了。

  虽然美梦被吵醒往往令人气愤,但降谷意识到这是赤井回来了,瞬间生气转为惊喜。
  降谷睁开眼睛,房间里亮得出奇,可明明外面的天才蒙蒙亮,灯也并没有开着。降谷往门的方向望去,有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,全身发着白光。尽管看不清脸,降谷却清楚那个就是赤井秀一。
  “秀一。”
  降谷唤他,然后那些白光一点一点消散,显露出赤井秀一的模样。
  赤井望着降谷笑了,笑得很开心,降谷也跟着笑了。
  然后赤井向着床头走来。赤井依然笑着,可降谷却笑不出来了,他发现随着赤井离他越来越近,赤井的身体却变得越来越透明,当赤井走到降谷边上的时候,他甚至可以透过赤井看清他身后窗帘的褶皱。
  赤井依然笑着,他伸出左手抚上降谷的右脸颊,降谷却感受不到他原本熟悉的他手心的薄茧。降谷伸出手想抓住自己脸颊上的那只手,却什么都没有抓到。
  赤井还是笑着,降谷却忍不住开始流泪。
  赤井俯下身欲亲吻降谷的额头,降谷习惯性的闭上眼——

0.

  降谷零醒了,被雷声的巨响吵醒的。

  降谷迅速睁开双眼,可眼前哪里还有赤井秀一的影子。只有闪电咋起,白光忽地盈满卧室,却又转瞬即逝。房间内立即恢复黑暗,降谷闭上眼睛,抹掉脸上残留的泪水,决定继续睡觉。可雷声又起,倾盆大雨也随之而至,然后电话也响了,叫他不由得再次想起听到赤井秀一真正逝世的那天。
  那天,也是现在这样,东方渐露白,闪电雷鸣,大雨滂沱。那天,降谷一个人在这个家里,也不知是被雷声吵醒还是怎的,也在这个时候醒来。然后就听到电话响了,没由来的心悸,过了许久他才鼓起勇气按下接听,听到的却是世界上最坏的消息。
  “这是他或者你的恶作剧吗?你告诉他,我才不会被骗到呢,因为,只有我才能杀死他!”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但是不愿承认。
  “抱歉。这是真的。”
  “假的,你在骗我!骗子!”说完降谷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 组织收网的时候,明明那么危险都活过来了,平平安安过了这么些年了,如今竟然在剿灭一个极小的毒枭团伙时意外身亡,真是讽刺。
  很难受,但不知为何降谷却哭不出来,只是觉得胸口很闷,好似有一块石头压在心脏上。直到降谷飞往美国,在FBI总部的停尸房见到赤井的遗体,两处致命伤,第一枪打在左胸,第二枪正中额心。
  “你当年是不是预见到了自己未来的死相所以提前体验了一把啊?”降谷笑他,摸着他惨白的脸庞,温热的液体不停地从眼中滑出,落在那双紧闭的冰冷的眼睛上。

  后来的日子里,降谷经常在破晓时分梦到赤井,梦到他回来了,每一次降谷以为真的是他回来了的时候他就消失了,每一次降谷都流着眼泪醒来。
  久而久之,降谷已经学会自欺欺人,他会假装赤井就睡在背后,像以前一样抱着他,他会抹掉眼泪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继续睡觉。等再次醒来时,带着他的那一份,好好活着。

  可今天,跟那一天太像了,窗外雨声大作,室内电话也不停响着。
  透明的窗玻璃上是冰冷的雨水在汩汩淌下,深色皮肤的脸颊上也有温热的液体在不停流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 根据我本人曾经的梦境改编(被吵醒的梦当然要写成BE

* 单手抱起量体重梗出自叶深水太太,因为一直觉得特别萌,所以做梦梦到了。(这种应该不算抄袭吧?我有点方。(侵删致歉

  剪完视频一身轻,终于有空闲的脑花用来码字了
  写的跟着哭,检查的时候直想吐槽渣文笔,我还是剪视频比较不瞎眼

* 所以我想说的是,“世界第一的公安公主”已经过审啦!

  去B站搜关键词就能看到啦!我就懒得再打开爱屁屁复制av号了,我等会儿再下床开电脑分享,让我再躺床上哭会儿_(:з」∠)_

评论(4)
热度(27)
 

© 霜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