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飒

另一个号【双影】
ghostingshimada.lofter.com
两个号切来切去地怪麻烦的,以后主要用那个号了

 
   

赤白赤安 (神经病)小段子11-20

11.
七夕将至,广发征婚广告两则


赤井秀一,人称银弹。
F    B    I,最强王牌。

日英混血,黑发白肤。
瞳色墨绿,俊颜若雕。

筋强骨健,十五厘米。
器大活好,持久耐力。

硕士在读,纽约有房。
福特野马,任尔东风。

年方卅四,一米八八。
觅有情人,非诚勿扰。


降谷零君,外号Zero。
正职保密,兼任侦探。

混血帅哥,金发褐肤。
紫灰眼瞳,隽美童颜。

阳光型男,温柔体贴。
网球专业,烹饪一流。

警校毕业,有车有房。
高达同款,白色 R 7。

实龄廿九,看似十八。
但寻真爱,白头偕老。

*
赤井与狗,不予考虑!

【  于是中介所贴心地为赤井秀一和降谷零安排了七夕晚宴……

 (* 瞎扯淡来着,不要在意是否官方设定这些细节)

——

12.
  我叫夏大锤(划掉,重新来)

  我叫卡斯巴尔·雷姆·戴肯,是个官二代,每天都是从五万万多平米的星舰上醒来,面对两百多万名漂亮的扎古机师,然而我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,我只希望能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。走开,你们这些该死的MS;走开,不要再烦我了。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爱呢?诶......

  后来的剧情,大家都晓得的: 卡斯巴尔·雷姆·戴肯化名夏亚·阿兹纳布尔去别家公司探访时遇到了身份卑微,不擅打扮,却擅长捅人驾驶舱的高达机师阿姆罗,一见钟情。

  之后,他俩无理取闹的吵架,和好,决裂,再吵架,再和好……

(万万没想到之标准偶像剧)

——

14.
石思(这小标题啥玩意儿?

  阿姆罗很嫉妒夏亚的身材。
  胸肌腹肌肱二头肌,为什么我都————没有?而且我还没他高,这难道就是我是下面的那个的原因吗?
  夏亚的胸,那━(     ゚  )━━(   ゚    )━么大!起码有C。但是石头一样硬,手感很不好。
  哼╭(╯^╰)╮

  夏亚:阿姆罗今天怎么了?一脸不开心,不让亲亲,不让抱抱,也不要爱爱了,真是搞不懂。

  日后,骡:鸭胸脯好吃哒(๑´ڡ`๑)

——

15.
失误

  酷暑时节,在降谷的委托下,赤井买回了一个西瓜,没有熟透的,不甜。
  “赤井秀一,你的脑袋,只用来戴帽子的吗?多用一点脑袋啦!你也说说话好吗!”
  “阿西…不说话算了。到时候我要把这半个瓜皮扣你脑袋上。哼!”
  “……”

(《Vampire Hunter D:Bloodlust》左手吐槽D)

——

16.
石榴

  同居的赤安两人总是喜欢一起窝在沙发里,做各种事情。
  比如现在,降谷躺在沙发上,脑袋靠在赤井大腿上,接受赤井的投喂中。
  赤井一手将一粒一粒的石榴喂到降谷嘴里,一手拿个小碟子,用来接降谷朝天吐出来的石榴籽,biu~biu~biu……左边…右边…中间…… 当然,他自己也有在吃。
  “赤井,怎么我没有见到你吐籽?”
  “啊,我吃石榴不吐籽。”
  “什么?”
  “吐籽很麻烦啊。而且石榴籽中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、多酚类物质等强抗氧化剂,有延缓衰老、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等功效。不过,零你肠胃不行,还是吐了的好。”
  “我肠胃不行还不是给你气的。哼~”
  “……”

  赤井放下小碟子,摸摸降谷的头,顺顺毛,然后继续给气鼓鼓的零小喵咪投喂……

——

17.
七夕

  隔着一条银河的鸭骡按捺不住思念煲了一份时间超——————长的电话粥。
  那么久的时间,都在瞎扯摆,还有这样那样,还有瞎扯摆,继续瞎扯摆。
  阿姆罗:“夏亚,你知道关于七夕的故事么?”
  “当然。”
  “啊~夏亚,你就是那‘牛郎’…”
  “你就是那‘种马’。”
  “……”

  后来,白色恶魔又拆了一架红有三。

——

18.
十八

  在赤井秀一眼里,降谷零不过十五岁,十八,不能更多了。
  这一观念常常让赤井觉得自己是在猥亵未成年,使得他非常苦恼。更苦恼的是,赤井每次想到降谷的童颜,以及他宛如处子的身体,都会性奋不已。这种时候降谷零就在他身边还好,他可以立刻释放自己;但降谷不在的话,他就只能选择来个冷水浴了。

(这一条,毫无意义,就是来凑数的。其实来个R18应该会比较有意思,但是我不会开车车,so sad.)

——

19.
诗酒
【古代武侠AU】?什么鬼?

  纯黑年间,江湖动荡,魔教作乱,武林侠士遭受迫害,死亡、重伤、失踪者无数。
  为了正义,武林盟主江户川柯南急召群侠以战胜邪恶。
  彼时,有着“北赤井南安室”之称的联邦掌门赤井秀一和公安宫主降谷零(江湖人一般称安室透),于蓬莱仙境之摩天双峰不期而遇。

  此二人皆是武林新秀,因其武艺超凡、智压群雄、侠肝义胆、义薄云天,又相貌堂堂、风度翩翩,引无数腐女掏腰包(划掉)一出师便得到江湖各路人士的广泛关注。江湖人总爱拿此二人作比较,若遇其一,言谈之间必会提到另一位。
  二人上一次见面已是三年前皆未担任掌门时,各自接受自家师尊的最后考验,上魔教探寻长生不老的奥秘。那时,安室本只是想跟随大师兄苏格兰同去练级,没成想却目睹了大师兄死于赤井的剑下。长兄如父,杀父之仇,不得不报。无奈当时已被魔教教众发现,自己要想独自带着大师兄的遗体冲出重围是不可能的,不得不与赤井协力方能脱出。之后又各自接任了掌门一职,皆忙于教务,报仇一事便不了了之。
  江湖人对于上魔教一事乃是大忌,因而这段故事并未外传,在两人的师尊皆仙逝以后,便只有他二人知晓。

  此时的赤井和安室各据一峰,不相上下;身躯凛凛,玉树临风。可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安室并不想与赤井一直耗着,脱掉外衣便凌风飞向赤井,与之打作一团。此番美景纵然是叫那些所谓大家闺秀见到,只怕也会把持不住,垂涎三尺,失声尖叫。
  但摩天双峰之摩天二字岂是浪得虚名,凡胎俗骨只能望其山雾罢,更何况,平常人谁能想到这两位会在这样的地方相遇,并且还打起来了呢?
  武林盟主江户川柯南就不一样了,他才智过人,内力深厚,仁义非凡,公正无私,江湖人都服他。尽管武力值不及二人,无法登至顶峰,但凭其内功已足够令其迅速到达半山腰,再凭一技隔空传音,即使是沉醉于与难得的对手打得难舍难分的赤井和安室,收到武林盟主的召唤也自愿暂停了私人斗殴,加入了抗击魔教的武林大军。

  胜利之后,在武林盟主江户川的调解下,两人化解了误会,并且成了莫逆之交,常常相约至人迹罕至的幽静之地,诗酒言欢。
  一次酒醉之时,安室情不自禁坐到赤井怀里,搂着他的脖子问他:“你待我何如?”
  赤井回:“窈窕君子,鄙人好逑。”
  于是安室主动吻了赤井,赤井亦回应之,并且亲其体肤,除其衣物,入其内穴……
  窗外云雨氤氲,帘内风光旖旎。

(喵了个咪的,因为两个谐音字写了这么长一段,好累)

——

20.
Ⅰ.
  二十年后的赤安,人过半百,对于特工的工作已有些力不从心,百忙之中难得相聚。有时候两人会依偎在沙发里,看看电影,看看电视,讨论下一次的旅游放松之地。
  “赤井,你去过巴西吗?”
  “去过一次里约。”
  “那儿怎么样?”
  “要想在那儿缉拿人犯是个不小的挑战。”
  “……”
  “别的我也说不准,毕竟是为了执行任务去的,并没有待多久。你感兴趣的话,我们可以下一次休假时去。”
  “真棒!我还想去首都巴西利亚,想看看所谓新都是什么风貌,据说里面大多数建筑物都是由建筑大师奥斯卡·尼迈耶设计的,想去看他灵动的曲线建筑,平常生活中看到的建筑大多方方正正,巨型火柴盒一样,叫人审美疲劳。”
  “你是在说,看多了直的建筑,想去看弯的建筑吗?”
  “……”

Ⅱ.
  再二十年后的赤安,年至古稀,早已结束了特工生涯,过上了悠然养老的平凡生活。
  晨练结束,摊在公园长椅上的赤安两人,喜欢在一个地方多坐一会儿,看人来人往,品浮生百态。
  “赤井,你看那只绿眼睛黑猫,那傲慢的走位,拽得二五八万那样,特别像你年轻的时候,特欠揍!”
  赤井笑而不语,后边儿那只金色毛狮子狗也不知道是像谁,一直冲着那只黑猫汪汪汪,又屁颠儿屁颠儿的一直跟着那只黑猫转。
  赤井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,他已经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可不想再跟降谷打一架了。

Ⅲ.
  又二十年后的赤安,相依相偎,长眠地下。
  来生,再见。

——

13.
DEATH

Ⅰ.
Friday,May 13,XXXX
  赤井秀一的死讯传回组织的那一晚,波本彻夜未眠。
  莱伊以赤井秀一的身份离开的这两年里,波本已经习惯了不去想他,不让他干扰到自己。
  可他却突然死了,关于他的回忆洪水般袭卷着他的大脑,他控制不住地想他。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想他们第一次合作出任务的状况,想他们第一次干杯的情境,想他们的第一次……想他的温热的掌心,想他坚实的胸膛,想他侵略性的唇舌,想要他……
  赤井秀一,肯定没有死。

Ⅱ.
  赤井秀一果然没有死。
  安室透想要见到他,可最后却只是隔着电话听到了他的声音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他很不满意。
  那个冲矢昴,果然还是很可疑。
  赤井秀一,我会找出你的。

Ⅲ.
  对黑衣组织的收网行动中,有很多人牺牲了,日本公安、CIA、FBI……其中就有赤井秀一。
  赤井秀一倒下的时候,降谷零就在不远处,他眼睁睁看见他中了最后两枪却无能为力。那两枪都打在了致命的位置,心脏,和脑干,就像那个时候一样。
  他还没有来得及向他诉说自己真正的心意,他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我已经原谅你了,他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说我一直都很想你,他还没有来得及说
  我喜欢你啊,赤井秀一!

Ⅳ.
  “赤井秀一,我爱你。”
  喝醉了的降谷零,靠在赤井秀一的墓碑边上,泣不成声。

——

* 依然是手机码字,格式神马的 我尽力了

评论(4)
热度(38)
 

© 霜飒 | Powered by LOFTER